17K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弃天行道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无伤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护——斩!”

    是赤羽卫的后队排开乱杂杂奔逃人群冲上来了,十数名死士结成巨球,将嬴广护在其中,另数十名死士立时滚入战团。

    那蜘蛛在精瘦男子手中竟如流星锤般自如飞舞,数次袭近弃面前,弃见到那八条如钩巨爪、数寸长蓝汪汪螯牙,心有余悸,跳了开去。

    那柩车之旁便似是绞肉场,不过片刻功夫,赤羽卫新增数十名死士又已伤亡殆尽,杀手亦所剩无几。黎歌、却尘与和光皆是满身伤痕血污,犹在死战。

    “你个满嘴仁义惺惺作态的腌臜小人、酒囊饭袋,没了衣重老儿,我看你如何收拾这破碎朝堂,如何整顿这浊臭山河?哈哈哈……”精瘦男子眼见功亏一篑,言语中满是懊恼,这一番话却是对那嬴广说。

    言毕甩手,只将那蜘蛛往弃身前一摔。那蜘蛛竟在地上炸裂开来,毒汁四溅,彩雾弥漫。草木沾染毒液,滋滋作响,立时萎黄腐烂。空中突现一张无形巨网,向蒙嚣等罩下,烙在众人身上。数名赤羽卫被毒汁射中面目,又或吸入毒雾,惨呼中当场身亡。阵法倒是瞬即撤去,原来那蛛竟是困住蒙嚣等人的阵眼。

    弃猝不及防,纵身疾退数丈,立起土丘挡在身前,险险避开毒汁毒雾攻击。再抬眼看时,精瘦男子已不见人影。

    大雾已完全散去,遍地尸骸狼藉,众人如遭噩梦。再看嬴协棺椁,已是七零八落,棺底破了一个大洞,除去些殓衣锦衾,内中空空如也。蒙嚣在周围尸山中翻得一圈,亦未见到嬴协遗骸,想是方才混乱中不知弄去何处,又或被人毁了亦不可知。只得随手拾了几块残尸,裹上殓衣、扔进棺内,指挥剩余赤羽卫扛至墓室,掩埋了事。

    “将军,此人说有要事禀报。”赤羽卫带来一名满身血污的男子。

    “将……将军,小人认识……认识方才那……那人。”男子躲在尸堆之中避过一死,全身犹是筛糠般颤抖。

    “嗯?你如何会认得那人?”蒙嚣诧异。

    “那人,那人……似是元益……元益丰的祁……祁掌柜。”男子喘一口气,“小人曾在元益丰那……那别业中……偶然见过一面。”

    “你说他是祁无伤?”蒙嚣越发诧异,“他不过一介富商,竟有如此手段?还有,他缘何要行此险恶之事?莫非……”

    蒙嚣并未见过这个元旸国首富,却想起了国中各种关于他与椒妃的传言。

    “带他下去,写好文书,重重赏赐!”蒙嚣转身吩咐,“通报有司,缉捕祁无伤。”

    //

    嬴广被送回宫,一路上呃逆不止,神思恍惚。更衣时,浑身污浊恶臭,方才发现裤子已被屎尿糊得精湿。身上寒热交侵,脚底绵软无力,起身时宫女扶他不住,竟“扑通”一头栽倒在地。急召御医诊治,皆说是惊恐导致气乱之症,服用了各种安神补气药物,却不见好。

    蒙嚣寻见寺谷时,他一袭白衣,披散头发,摇着那金丝麈尾,正在蒲团上闭目养神。

    “谷内官,陛下现在何处?”皇帝失踪一日,宫中忙成一团,他竟如此逍遥,蒙嚣不觉有几分气恼。

    寺谷睁开眼,往蒙嚣左右看看,对他一笑:“陛下,自在陛下该在处。”

    蒙嚣看他眼色,屏退旁人,睁圆了双眼、连声催促:“谷内官,我却没有心情同你打哑谜。你若知道,我劝你早说。你若记不清了,便想想永巷令的手段,再说不迟。”

    寺谷依然微笑:“蒙将军,你口中的陛下,乃是何人?”

    “我口中的陛下,自然是当今皇帝。”

    “若当今皇帝已经不在,你口中的陛下,又是何人?”寺谷只轻描淡写地问。

    “听他口气,只怕皇帝已遭不测,”蒙嚣倒吸一口凉气,朗声道,“自然是太子殿下!”

    “老衣重已经不在了,那太子——令尊大人可也这么想?”

    “大胆寺谷!你这是何意?”蒙嚣父亲乃当朝御史中丞,手握百官把柄,执掌庙堂喉舌,权势煊赫,自然明白寺谷话中意思。

    “可惜啊,可惜祁先生功亏一篑,这天下竟要落到那百无一用之人手里。”寺谷摇摇头,自袖中取出一把玉柄尖刀。

    蒙嚣往后一退,喝道:“你要作甚?”

    “你不是想知道那皇帝在哪里?”

    寺谷抬手,“噗嗤”一刀插入胸口。又取出那龙纹玉管,对蒙嚣惨笑一下:“原中逐鹿,英雄得之。成王败寇,自古皆然。这天下,原也不姓嬴的。将军保重!”

    右手拔刀,左手一挥,管中药粉飞出,落入伤口,只听得“滋滋”作响,片刻间尸骨无存。

    蒙嚣心中震惊,呆立了半晌,出宫去了。

    //

    回到“扶风”,精瘦男子取下面具,踢掉身下尺余高木屐,分明一张圆脸,左颊一个酒靥,竟是嬴协。

    “那‘战’与‘破’二诀,我仍不是十分纯熟,能同时操控的虫师数量亦是太少!”嬴协拿起酒壶,咕咚咕咚灌了一气。突然发现,自己对香卡竟有几分思念,“若有你在,今日哪有那太子苟活的机会?哎……”

    嬴协摇头晃脑在室中踱来踱去,不觉又想起一事:

    那盲奴已两次掉入鼍窟,这次竟又没死,还把那弃给救了去,实在可恶!这只怕是那衣重老儿的主意。如今衣重已死,那嬴广再不足为虑。倒是那弃,屡次三番坏我大事,不将他除去,便如鲠在喉,实在不快!

    不自觉探手入怀,取出一物,竟是当年陌离赠与弃的那面古镜。

    当日弃曾向他笑言,说这面古镜乃是姬崖孙那镜的不成材的同胞兄弟。他十分好奇,要去看过几次,果然有趣。那镜对弃已无甚价值,弃也不是十分在意,便留在他处,再未要回。

    他今日无意取出这镜,却陡然想起:那姬崖孙已不在人世,不知在这镜中又能看见何物?

    心念一动,已在镜中。

    却见乱石丛中,姬崖孙对面一条人影,十分熟悉,仔细看时,竟然是弃。那弃陡然放出三条根须,竟将姬崖孙洞穿。

    原来那镜与持镜之人心意相通,不同人所见亦是各异。嬴协原不过看个热闹,不曾想竟看见了那镜在主人最后时刻留下的记忆。许是此记忆太过伤感沉重,那镜也要排遣,竟传递到了这一母双胞的兄弟身上。

    嬴协却如获至宝,一跃而起:“真是天助我也!只说那姬崖孙是地陷被淹,谁知竟是被这弃杀死了。”

    //

    衣重遇难,竟连尸身都未寻见。

    衣青萝一身重孝,双眼红肿,跪在爹爹灵前。一阵奇香卷过,身旁的丫鬟小厮竟纷纷睡倒。

    衣青萝察觉有异,猛然回头,却发现房中多了一人。

    衣青萝身躯一震:“你不是死了?”

    嬴协微微一笑:“我若不死,还真不知道这世上有这么多人想要我死。”

    衣青萝冷笑两声,突然勾起心事,竟幽幽沉入了自己的世界:“死了好,死了便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

    嬴协笑笑:“青萝姐姐,你可不能死。你若死了,我会伤心的。”

    衣青萝:“伤心?哼哼……你竟懂这两个字的意思?”

    嬴协全然不理会衣青萝言语中冰冷讥讽之意:“当然!这世上能让你衣青萝用上‘叶叶无情散’的,能有几人?好在我们心有灵犀,我赌对了。”

    衣青萝体质独特,自幼浸淫百草,追随高人习得奇方,自苗疆古瘴林中取得十三味极罕见之毒材,炼制成这叶叶无情散。因其中最紧要也最难得的乃是那新发三日龄迷榖树叶,乃名此方“叶叶”。又“叶叶”有“生生世世”之意,这“叶叶无情”四字却是衣青萝不为人道的一点女儿心思。这无情散落水即溶,无色无嗅,中者与常人无异,反觉心头舒畅、身体轻快,一日后毒入骨髓,只是奇痒,抓破皮肉便即殒命,确是无情。唯有服药两个时辰内,吞服迷榖花汁,方可解毒。

    嬴协竟知解毒方法并能解去此毒,这令衣青萝颇为惊讶:“迷榖奇树,何处可寻?就算你寻到迷榖,然此木花开,皆在夜半,日出便凋。这花汁必取自枝头盛放之花的花萼,你如何做到?就算你能做到,你又怎会将其保存,莫非你一早便知我会用此毒毒你?”

    看到衣青萝惊讶神情,嬴协十分得意:“这迷榖我家倒是有几棵,取几罐花汁原也不难,以琉璃盏盛放、置于冰窖中保存也容易,只是你这最后一个问题,却正是我今日来的目的。”

    衣青萝冷笑:“三皇子好大口气。你今日来,莫非是来与我算账的。”

    嬴协连连摇头:“青萝姐姐,你误会了,我们之间的账,如何算得清楚?我今日来,却是来替你还账的。我先问你,你为何要毒我?”

    “你竟不知道?”

    “青萝姐姐,你可曾想过,聪明如我,竟会傻到动手去杀你弟弟,还把他的遗骸放到我宫中?”

    衣青萝目光闪动,这一点当时她便想过,确实可疑。但她对嬴协素无好感,下手也便无有情面。见衣青萝不置可否,嬴协已知她心中所想,继续往下说:“杀你弟弟的人确实在我宫中,但不是我。我不过李代桃僵,白白被你冤枉一场。”

    “你说的是你的那个什么土小四?他却为何要杀我弟弟?”

    “他的真实身份我不清楚,但他半月之内连破两境入中流大成,你当有所耳闻。”

    “嗯。”

    “有什么人能够做到?令弟可以吗?云君可以吗?”

    “不能。”

    “除非那人借助邪术,以尸解之法,吸食高手元神。”

    衣青萝想起弟弟死前惨状,不禁皱了皱眉。

    嬴协见她将信将疑:“再给你看一样东西。”

    一抬手,竟是那面古镜,衣青萝自然识得此物。正欲发问,镜中却已现出光芒,投在半空。投影中姬崖孙满身血污,弃正一步步向他逼近。

    衣青萝失声惊呼,几欲伸出手去将姬简虚影拉起,眼中早已是泪光闪动。

    三支根须破空而来,姬崖孙被洞穿。

    “云君,云君不是……他究竟是何人,竟对云君下此毒手?”

    衣青萝情难自制,竟瘫软在地。

    嬴协收去古镜:“明日衣氏族地连理柏下,你想知道的真相,都将揭开。”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