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圣尊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客剑心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哈哈,你太天真了,以为中品圣武只有这点用处吗?”冥璇双手剑指在身旁一竖,猛地翻转,掌心朝内。青铜小鼎顺势翻转,并且从鼎口弥漫出一个保护层,飞速蔓延。

    只要自己挡下这一击,那个搏命剑修不死也会重伤,冥璇都提起一丝胜利的笑容了。

    那剑修看到小鼎弥漫出保护层来抵挡他的攻击,却面不改色,只是眼中浮起一丝回忆的泪光,师傅,我最终还是用了你教我的那一招,您别急,我来找您了。

    “呔!”一声大喝从剑修的口中发出,只见他满脸涨红,血管猛然鼓起,无数剑意从身体里窜入持剑的右臂当中,再顺着手臂窜出,汇入剑身之上,整条右臂的血肉都被这些锋锐狂暴的剑意全部剔去,只剩一手骨架握着剑柄。

    无数道剑意汇入剑身之后,三道剑影骤然一合,又还原成一把剑,速度随之骤然加快,连最后剩下的还握着剑柄的骨架都化为粉末,剑脱手飞出,所过之处脱出一道剑影。

    小鼎虽然飞速向外弥漫了保护层,但是只是稍微蹭到了飞剑的边,飞剑速度不减,朝着冥璇眉心刺来。

    冥璇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飞剑穿透了头颅,飞剑上连一丝的血滴都没沾染上,青铜小鼎失去主人的控制也从空中落到了地上。

    剑穿过他的头颅飞行了好久才慢慢落下,三道身影出现在这把剑的旁边,最前面的那个人伸手将这把剑捡了起来,眼睛眯着向他们的战场望去。

    “大哥!”张明看到了那剑修搏命一击之后,知道他以再难存活,悲愤骤起,心神大乱。

    本来张明就被冥渊压着打,如今他的心神一乱,被冥渊抓住一个破绽一掌拍在了胸口,吐着血飞了出去。

    冥渊也没有乘胜追击,而是飞到了冥璇的尸体旁边,一脚把冥璇的尸体踢走,捡起青铜小鼎,面露一丝笑容,渐渐扩大,渐渐疯狂。

    “哈哈哈哈,老匹夫,你也有今天!没事,你放心吧,我会把你的尸体带回去,告诉大家你是为了宗门牺牲的。”冥渊仰头大笑,像是疯了一般。

    “好久不见,冥渊二长老。”一个声音从冥渊的身后突然响起。

    冥渊猛然回头,只见身后出现了三个人,为首的那个人手手中提着剑修的那把剑,身后两人却有一个穿着红肚兜插着腰的孩童。赫然是秦平一行三人。

    “恕在下眼拙,未能想起阁下是谁,阁下是否能给点提示。我宗大长老死了,能否麻烦三位英雄先在一旁歇着,等在下处理完事情亲自给几位赔不是。”冥渊没有认出秦平来,也不清楚这几位的实力和来意,试探着说道。

    秦平虽然没有易容出现,但是经历了祖源龙力的洗礼和天雷破后而立,相貌已然发生了巨大改变,原本平凡的相貌变得英俊且自带威势。

    “老东西,你活腻了吧,还让我们主上在一旁等着,看老子不......”身穿红肚兜的孩童指着冥渊的鼻子,一下就骂开来了。

    冥渊面色一变,手中小鼎缓缓浮起,再有一点动静就要出手了。

    秦平伸手阻止了孟狸继续说下去,对冥渊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

    “家奴看管不严,望您不要见怪。冥渊二长老,哦,不对,马上就是冥渊大长老了。”秦平说着瞟了一眼冥璇的尸体,继续道:

    “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不过也是了,在下一个小角色当然不如阁下的法眼了。不久前玄云山脉湖畔在下与二位一别,甚是想念呢!”秦平嘴角含笑,像是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看着冥渊。

    不久前?玄云山脉湖畔?难道!“你是秦平?!”冥渊一脸不可置信,眼神,狂闪,进入古皇空间至少是入圣境前期,这才没多久,这个小鬼怎么会修炼的这么快。

    秦平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冥渊长老还记得在下,真是让在下倍感荣幸,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客气了,送您去见冥璇大长老。”

    冥渊还没等秦平说完,急忙掐诀,小鼎瞬间变大,旋转着朝秦平飞来,气势宏大,犹如一座山脉向秦平压来,飞沙走石,眼看飞的不快,却一下子就到了秦平眼前。

    秦平面色分毫不变,甚至嘴角带着一丝讥笑,提起手中的那把剑随意地刺向压来的小鼎。

    世界似是禁止了一秒,小鼎瞬间停滞不前,一把剑和一尊小鼎僵持了两秒,突然一声巨响打破了之前的宁静,小鼎竟是被挑飞了回去,巨大的冲击波四散开来,冥渊一脸震惊地被震退了好几步,反观秦平却是纹丝不动,只是被吹乱了头发了和衣角。

    “畜生,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杀了你以正门风!”冥渊举着颤抖不已的小鼎,愤怒地望着秦平,一副要与秦平拼命的样子。然后蓄力腾飞,向远处头也不回地逃去。

    楚玉和孟狸二人正要腾飞追去,耳边传来秦平平淡的声音“先不用。”

    秦平将那把剑剑身立在身前,无数的剑意争先恐后地钻入剑身,这样一息之后,秦平轻轻地将剑往前一送,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冥渊飞去,原地还留着剑影没有逝去,却好似剑还未出手。

    冥渊飞速逃离的时候,一直关注着身后,很疑惑秦平为何没有追上来,突然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头颅就被飞剑穿透了。

    飞剑飞回了秦平手中,没有带着一丝血。“孟狸,你去把那条老狗拖回来,不要把什么东西落了。”

    “好嘞!”孟狸高兴地腾飞而去了。

    秦平带着楚玉来到剑修的身边,蹲下身子来,问了一句,“这把剑叫什么?”

    “叫,叫腾龙。”剑修奄奄一息,挣扎着吐出了四个字。

    “它不会被埋没的,你安心去吧。”秦平向着剑修承诺,也像是向着自己承诺。

    秦平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楚玉,“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救他吗?”

    楚玉微微张嘴,满脸惊讶。

    “这位剑修练了一颗剑心,如今他催动了剑心内的剑意,化作一招,自己的心也因此破碎了,救不回来了。”秦平眼神里也充满哀伤,想起了那个高大消瘦的身影。

    一点泪光,一客剑心。--------《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