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铁骨 > 正文 第465章 双头鹰(新书发布,求收藏,求推荐)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这一夜,谁也睡不着觉,至少没有谁能安然入睡。

    天一亮,这些年青的战士就要从船上下海,然后划着小艇,劈开浪花,冲上巴库的海滩了。

    而置身于这些简陋的运兵船上,整个船队里,所有人的心里都很明白:再过几个小时,他们中间有一些人的死期就要到了。

    兵士们无法安睡,同样的作为他们的统帅,朱和堓同样也无法安睡,其实他现在与普通的士兵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分别就是他不需要睡在吊船上,他仰面躺在床上,闭上了眼,却全无半点睡意。只听见从窗外传来的浪涛声,那声音摇晃着船只,似乎像是在演奏着摇篮曲,可是他却无法安睡。

    也许应该眯上一会。

    明天肯定是极为艰难的一天。

    朱和堓心里这么想着,可是却怎么也无法入睡,他的眼睛盯看这船舱慢慢打量了一转,头脑里渐渐清晰起来。许多事情又一次在眼前浮现出来。也就是这些事情,让他没有办法安然入睡。

    他是大明的西王,而他的妻子是罗马帝国的继承人,他同样也拥有罗马帝国的继承权……可是,罗马却在土耳其人的占领下,尽管父皇曾经许诺会帮助他收复君士坦丁堡,许诺会让他和妻子在那里戴上罗马帝国的皇冠。

    但是漫长的等待让他失去了耐性。

    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戴上那顶皇冠。当然在另一方面他是想向父皇还有世人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完全有资格戴上那个皇冠。

    在这个念头浮现的时候,内心的紧张也随之消散了,不过随后那一堆乱糟糟的事情,又一次浮现出来,什么经费、兵力、人员,等等,一大堆的问题都涌上心头,再一次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他叹了口气,然后坐起身,慢慢的穿上了衣服,就在昏暗之中犹犹疑疑爬下床来。然后,朱和堓在舱室里坐了一会,在他默默的拿出烟想要抽烟的时候,他听到黑暗中有人说道。

    “大王,睡不着了?”

    是赵万里,他是承义侯赵渭的次子,十五岁进入军校的他,一路坐到了镇副指挥使,受封的那年,在几个的将军的人选中,朱和堓选择了他,选择了他作为府卫的指挥使。

    从那时起,他们就成了真正的君臣。

    “嗯!”

    默默的点点头,朱和堓沉声说道。

    “明天会是什么结果,本王并不知道,但是……”

    话到嘴边,他还是还没有说出声来。不吉利的话,不能说的。

    “大王,其实这没什么,无非就是攻城而已,最迟到明天下午六时,臣必定把巴库城给您夺下来!”

    作为军人,在大王作出夺取巴库的决定之后,赵万里就做足了功课,对于攻城,他有着足够的信心。

    “不过就是萨法维(波斯)的边域小城而已,关键是夺城之后,除了土耳其人的威胁之外,我们还要考虑到这里名义上的拥有者萨法维的态度。”

    尽管作为军人,但是并不意味着赵万里对政治不了解,事实上,在众多的人选中,朱和堓选择他的原因,就因为他更多的时候像是文官,而不是武将。

    “萨法维那边暂时不需要担心,那个苏莱曼一世对政事没有兴趣,他宁愿留在后宫,也不愿意过问朝政,现萨法维那边的政务落于首相及由后宫宦官组成的理事会手上。首相与宦官沆瀣一气,贪污成风,巴库对于他们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名义上归属他们的边域小城,他们绝不会冒着得罪大明的风险,争夺那么一个边域小城的!”

    当初之所以选择巴库,朱和堓不仅仅是考虑到那里曾经是罗马帝国的领土,更重要的原因是,无论是土耳其人亦或是萨法维人,都不会因为这么一块“化外之地”,冒着与大明发生冲突的风险,去阻止他的进攻。他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利用这样的机会,在这里站稳脚,然后,再进一步扩大地盘。

    大王的解释让赵万里点头说道。

    “这到也是事实,只是大王,万一他们要出兵呢?土耳其人、萨法维人,那里可是说是一块四战之地啊!”

    面对赵万里的担忧,朱和堓笑着说道。

    “四战之地不假,可也正因如此,这里才会成为一片化外之地,因为无论是土耳其亦或是萨法维都不会容忍对方占领这里,而我们,就是要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夺取这个地区。”

    计划!

    对于未来一切,朱和堓有着属于他自己的计划,他清楚的记得父皇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记得那是一天夜里,他和父皇一起在御花园。

    “你和你的兄弟们不同,或许,父皇没有给你一个封国,但是你会成为皇帝!”

    朱明忠看着他说到,在所有的兄弟之中,朱和堓排行老九,按岁数他并不见长,但是他的身份却不同寻常,他是朱明忠与石昭的儿子,这也是选择他作为罗马帝国皇帝的原因,因为某种极为特殊的补偿心理。

    当然,对于朱和堓来说,他并不了解这一切,他只是知道,他将会成为皇帝,而他其它的兄弟,只是国君而已。

    罗马帝国的皇帝!

    置身于甲板上,朱和堓想到了妻子陪嫁的那个皇冠,生于大明的他并不能理解那个皇冠所象征的意义,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皇冠赋予了他作为罗马帝国皇帝的权力。

    凌晨三时许,随着船钟响起,甲板上热闹了起来,经过一夜的航行,这支由上百艘各式商船组成的船队,终于抵达了巴库外海。

    此时的巴库城处于一片黑暗之外,整个船队的船只都在乌黑的海水中缓缓航行着,炮位上的炮手紧张地守候在炮位后。

    这只船队并不是舰队,而是朱和堓在里海招募的商船队,毕竟,他的军队需要乘船抵达巴库,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属于自己的军舰,实际上,在船队中还有六艘“军舰”,其实,也不过就是武装商船罢了。

    不过,在攻城之前,发挥作用的并不是武装商船,而是康氏火箭,这是一种火药推进飞行的火箭,这种火箭由箭头和平衡杆组成,尽管它的精度一般,但是这种火箭仍然受到欢迎,因为火箭相对于火炮具有射速快,射程远,机动灵活等特点,也正是这种特点使康氏火箭在多次与土人的冲突中大出风头。

    不过,朱和堓选择这种火箭的原因是因为——它足够廉价!当然另一个原因是它的使用极为灵活,几乎每一艘船都可以成为它的发射平台。

    “开始攻城吧!”

    凝视着黑暗中的城市,朱和堓对身边的赵万里说道。

    随着一声令下,船队的数十艘船将船头对准巴库,在凌晨四时,随着一声声尖锐的呼啸声,数百条火箭弹拖着火红的尾焰,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的弧线,它们在空中交织成一条条火红的轨迹。

    一时间,天地间都是火箭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呼啸声。

    夜被火箭照的白昼,大海在这一瞬间也被点亮了。

    这情景跟朱和堓以前经历过的场面完全不一样,但却有些熟悉,就像正月十五时的烟花似的,置身其间并不会让人感到紧张,这甚至不像是战场,倒是像在观看一场烟花表演,像在欣赏着正月十五的烟花,只让人觉得画面壮丽,叹为奇观。

    朱和堓看得出了神,就在他用惊叹的目光欣赏着火箭的美丽时,一团赤黄的火球在巴库城外一亮,一颗火箭爆炸了,下一瞬间,巴库被点亮了。

    成百上千的火箭弹拖着火红的轨迹,像是流星似的落到巴库城中,爆炸的烟云迅速笼罩了这座城市,让这座城市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凌晨时分的爆炸,将整个城市从睡梦中唤醒了,被唤醒的还有米伊尔·穆罕默德,他是阿夫沙尔部土库曼斯坦人,尽管他在巴库自称“汗”,但也只是自称而已,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也是巴库实际上的土皇帝。

    当他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的本能反应是推开身边的女子,赤着身子抓起床头的大马士革弯刀,叫嚷着。

    “是波斯人,还是土耳其人?”

    作为巴库实际上的统治者,米伊尔和他的祖先一直借助波斯和土耳其之间的矛盾保持着自己的权势以及巴库的自治,知道两国对巴库野心的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波斯人或者土耳其人打来了。

    “不,不知道……”

    在奴仆的惊恐的回答声叫,尖锐的呼啸声再一次划破天际,朝着巴库砸了过来,

    抬起头往天空看去,米伊尔看到的是一道道火红的流星,流星划过天际,落在巴库城内,扬起一团团爆炸的烟云,而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米伊尔却连头都没有低一低,他就那么手握着弯刀,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疑惑。

    难道不是他们?

    当然不是他们!

    整整一夜,舰队对巴库城的攻击都没有停止,在不到三个小时内,船队就像巴库倾倒了超过25000发火箭弹,除了爆炸弹之外,还有超过一万五千发的燃烧弹,相比于爆炸弹,燃烧弹的破坏性无疑更厉害一些,黑火药的爆炸威力是有限的,但是燃烧弹却可以引燃附近的建筑,大量的燃烧弹让整个城市陷入火海之中。

    在上午七时,数千名战士划着舢板开始登陆的时候,巴库仍然在燃烧着,整个城市几乎被夷为了平地,城外的许多地方同样也燃烧着、冒着浓烟,在部队登陆的时候,岸上的敌人甚至都没有反击,其实在火箭弹攻击的过程中,城外的炮台也曾尝试着反击,但因为火炮口径小、射程近,根本没有给船队造成多少威胁,他们的反击非但没有奏效,反倒又被船队的炮舰一通炮击,将岸上简陋的炮台和火炮都被炸飞上了天。

    直到部队登陆之后,他们才开始遭到并不算激烈的反击。其实,已经被夷为平地的巴库,已经完全失去的抵抗的力量,城内外燃烧着的烈焰,不仅让大量的平民陷身火海之中,同样也许许多兵丁葬身于火海,即便是少量的兵丁幸存,他们往往首先想到的是拯救火海中的家人而不是帮助汗王守卫城市。

    在并不怎么激烈的抵抗被瓦解之后,进攻的部队就停止了对城市的进攻——巴库已经被滔天的烈焰吞噬了,至少在大火熄灭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攻进城市。

    他们是谁?

    看着那些从海上闯进来的东方人,哈伊特的脑海中冒出无疑个疑问,作为商人的人,当然从这些人的相貌和言语中听了出来,他们是明人。

    可是他们的制服却不是明军的制服。

    哈伊特曾经去的西域,他和西域的明国商人作过生意,也曾见过那些穿着红色制服的明军,可是这些人穿着的却是绿色的军服。

    如果他们不是明军,那又是谁什么人?

    就在哈伊特的心里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那边伴随着一阵密集的铳声,让他的心头猛然一颤,他并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这肯定不在打仗,也许是他们在处理着什么。

    在呛人的烟雾中,哈伊特和家人以及其它的幸存者一样,朝着海边走去,相比于仍然燃烧着城市,海边或许更安全一些,至少在海边,没有呛人的烟雾,不会呛得人喘不过气来。

    战争中有些事情总是无法避免的,在朝着海边走去的路上,对一路上所看到的,哈伊特都是一副视若无睹的模样,即便是偶尔的他身边有人发出尖叫声,他也是选择底下头,作为亚美尼亚人的他,在巴库不过只是任人欺凌的下等人,对于可能发生的一切他早就习惯了。

    “上帝保佑……”

    当哈伊特忐忑不安的一边向上帝祈祷,一边朝着海边走去时,在距离海岸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了海上一艘船上飘扬的旗帜。

    “是双头鹰!”--------《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