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正文 第0286章 第三碗狗粮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再说了,我只是巧言令色,又不是巧言好色。

    张星彩可是大汉第一人妻……我也没胆啊。

    而且我姓冯,又不姓王。

    冯永心里嘀咕着,随口问道,“霍监令的意思是?”

    霍弋干咳一声,说道,“锦城那边传来消息,说皇后极是欣赏冯监丞的那篇《蜀道难》。”

    《蜀道难》传回锦城,冯永早就预料到了。

    毕竟关姬也是一个女人。

    女人嘛,总有些虚荣心,心上人惊才艳艳,她就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可以理解。

    只是张星彩欣赏就欣赏,你说给我听,那又有什么用?

    “然后呢?”

    “皇后得了这篇文章,反复吟诗,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精神。”霍弋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蜀道难》之后,还有一篇残文,叫什么青梅竹马文……”

    冯土鳖突然感觉有些不妙。

    “只是那青梅竹马文只是残篇,皇后这些日子,心心念念此文全文究竟是什么。皇上知道此事后,也很是上心。听说此文也是出自冯监令之手,不知有无全文?”

    “什么青梅竹马文?”

    冯土鳖心虚地说道。

    “冯监令请听,此文的开头是这样的,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

    冯永就知道是这个样子。

    只是你们长干行改成青梅竹马文,不知道问过人家李白的意见没?

    长干行这几句,只有关姬和马谡知道。

    但无论是这两人中的谁,都怀疑此文是写给张星忆的。

    关姬不可能自己自讨没趣,把这文给说了出去——四娘虽然是自己的阿妹,但也不能让她跟自己抢阿郎不是?

    再说了,她就是要传出去,也会跟自己说一声。

    嗯,不用说,这个事情多半是那马大嘴干的。

    “冯监丞有所不知,此文,不但是皇后喜欢,连陛下也很是在意。”

    虽然是在密室,但霍弋仍是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毕竟当初,陛下和皇后,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嫌猜的。”

    “所以,陛下就想着,能不能向冯郎君讨得此文全篇,也好拿去开解皇后?”

    这阿斗,对张星彩这么上心?

    你这是在向老子秀恩爱吗?

    所有的秀恩爱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哎呀,霍监令,此文,不……”

    冯土鳖一天连吃两大碗狗粮,哪里还吃得下第三碗,而且他也没想着后文写出来,刚想着拒绝,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当下就马上改口说道,“……陛下有旨意,我们做臣子的,哪有拒绝之理?我这就马上写出来。”

    太监文比断章狗更可恶!

    断章狗好歹还能把希望留给明天,太监文却从此入宫不见人……

    所以冯土鳖决定不做太监文。

    “算不得旨意,算不得旨意。”霍弋连连摆手,“这是皇上私下里问冯郎君,不算旨意。”

    “是是是,皇上和皇后伉俪情深,此文,是微臣有感而发。”

    冯土鳖当即打蛇上棍。

    马大嘴我看你以后还敢再说这文是我写给张星忆的。

    写情诗给一个小萝莉,这不是怪叔叔所为么?冯土鳖是坚决不当怪叔叔的。

    当怪叔叔,哪有当好哥哥有意思?

    霍弋一听这话,脸色当即有些古怪起来,干咳一声,“冯监令……当真是性情中人。”

    你直接说我巧言令色就成,我不介意的。

    反正也不缺你一个。

    冯土鳖当作没听懂霍弋的意思,呵呵一笑,“这样吧,我念,霍监令写,如何?”

    “敢不从命?”

    送走了霍弋,冯永同时也去掉了一个心病,心情不禁大好。

    可是,关姬呢?

    冯永把整个大院子都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关姬,甚至连阿梅都不见踪影。

    “兄长在找什么?”

    这个院子里,好像只有李球是个闲人。

    赵广和王训在训练兵卒。

    黄崇在南乡县四处巡视,特别是汉水那一带,南乡以前仅留的几个老人都被他走访过了,重点询问汉水的水文。

    这是一个实干家。

    “哦,无事,只是四处走走罢了。”

    冯土鳖当然不好意思说是因为被人连灌三大碗狗粮,所以想找关姬安慰一下自己的心灵。

    “小弟还以为兄长是在找阿梅娘子。那霍绍先一来,小弟倒是忘记了跟兄长说,阿梅娘子和关娘子去了河边,说是去采些艾草与菖蒲。”

    “采艾草和菖蒲来做甚?”

    冯永奇怪地问道。

    “兄长莫不是忘了,这眼瞅着就要到五月了,五月可是有重五节呢。门口不得挂艾草菖蒲?”

    “重五?五月初五?”

    “正是。”

    “那不是端午节么?”

    中国四在传统节日之一呢。

    只是李球为什么这么奇怪地看着自己。

    “端者,初始也。五月者,午月也。端午节之称,倒是比重五节更是文雅。”

    李球咦了一声,又品味了一句,看向冯永,“兄长果然厉害,随口一言,就自有雅趣。”

    冯土鳖面不改色,咳了一声,“我去找关姬,有些话想跟她说。”

    说完,撒腿就跑了。

    端午节这个说法,是什么时候提出来的?难道这个时候还没有?

    这年头,自然环境没有遭到破坏,或者说,人类就是想破坏,那也没能力破坏,所以水土保持地很好。

    所以纺织工坊后面的那一条河,水流量还挺大,算起来,应该是汉水的一条分支。

    河边水草茂盛,关姬和阿梅的身影在草丛里若隐若现。

    两人看到冯永过来,阿梅远远地就喊了一声主君。

    “你们忙你们的,我就是过来看看。”

    看到阿梅怀里抱着一捆绿色的草要迎过来的样子,冯永连忙喊了一声。

    然后快步小跑过去。

    河边已经放了几捆艾叶和菖蒲,特别是艾叶,还没等凑近,就能闻到一股浓烈的味道。

    “这日头越发的热了,这种事情,叫下人来就成了,怎么你们还亲自出来?”

    冯永看着阿梅红扑扑的脸蛋,再看看关姬那清冷的容颜,心头有些暖意,同时又有些心疼。

    “主君的事,婢子怎么能让别人插手?”

    阿梅眨着眼,温声道。

    倒是关姬,没有了别人在旁边,倒也能放得开一些,当下也轻声地附和道,“这种事情,自然是要亲自动手,如何能让他人去做?兄长莫要说这些糊涂话,白让人笑话了去。”

    还有这说法?

    草丛晃动,里边的各种各类的小虫虫惊惶失措,四处逃窜。

    冯永看到有一只小蚱蜢蹦到了路边,然后突然一条粉红色闪过,最后就是一个绿色的影子蹦过,小蚱蜢就被青蛙吞进肚里。

    青蛙在人类的眼皮底下抢了这么一顿食物,不敢多停留,直接又蹦到草里不见了。

    冯永若有所思,说道,“草里多虫蛇,小心些。”

    “主君放心吧,草里方才已经拿着棍子打过了,蛇早就吓跑了。”

    阿梅眼时带着柔意,“再说了,有艾草的地方,毒虫子也少。”

    “那当然,艾草可以驱蚊虫呢……”

    说到这里,冯永突然卡了一下,又一拍脑袋,“这眼看着入了夏,蚊蝇也多了起来,我怎么没想到要用烧艾草呢!”

    昨晚还在抱怨蚊子猖獗,早上起来胳膊上起了好几个红点点,痒得厉害。

    “主君,这艾草,气味浓得很,要是用它来烧,只怕全纺丝工坊里都能闻得到。”

    “烧,再难闻也要烧。”

    冯永暗骂自己是白痴,晚上睡觉老是想着这个时代连个蚊香都没有。眼前这不就是天然的蚊香?--------《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