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名隐士的前半生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小池的任务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今天的事情比较多,但小池有她的任务,我得单独跟她安排。前两天,她的劳动最多是给我打下手,今天要她独立完成一件事情,让她对这种山居生活产生共鸣。

    “今天我继续清理道路,小池,你就不要跟着了,放鸡,训狗。”我说到。

    “喂鸡放鸡我知道,但是训狗,有什么要求吗?”

    “今天你要解开狗的绳子,喂它,逗它,训它。如果要说要求,就是,让它适应你,你想怎么训就怎么训,它听懂你的话,你就是它的主人。”

    “我要给它念诗呢?”小池又调皮了。

    “随便,只要你愿意这样搞。”我扛起锄头和镰刀,往那条路上走去了。

    小池在里面洗碗,我在房檐下拿了一只扁担,小黄望着我叫了一声,我突然想笑:你会不会成为一只读书狗呢?

    这条路的草已经割了三分之一了,争取今天要全部割完,贮备柴火,明天还有一天,估计后天要开始下雨了,我得把路整理出来,垫上一点石块,如临时的河墩子,可以脚不沾泥地跨行。

    花了一个多小时,割完一批草,估计可供我串起来挑一担,我就用扁担,担回一担来。青草虽然重,但对我体力来说,并不吃力。我脚步声并不大,也没有什么喘息。其实,我也有故意悄悄进院的想法,我远远看见,小池背对着我,在跟那只狗说着什么,手里还比划着她的竹制教鞭。

    “叫我,叫妈妈,叫”小池用教鞭在地上一打,那只狗望着她,“汪”,叫了一声。

    “好,妈妈给你奖励。”小池手里给它丢了一个什么吃的,小黄吃完,又跑到她跟前。突然,小黄发现了我,“汪汪”,望着我又叫了两声。

    “不听话,小黄”小池把教鞭在地上猛打了一下:“还没教你,你就叫两声,是不是贪吃?”

    “汪汪汪”小黄连叫了三声,并向我跑来。小池回头,这才发现我在后面,还挑着重重的青草担子。

    “嗬,偷听人家,也不怕担子重,放下吧。”她对我说完,又用教鞭敲打地面:“小黄,不要乱叫,那是爸爸。叫爸爸,给你东西吃。”

    “汪汪”小黄知趣,又吃到两个东西了。

    我看到,她给小黄丢的,是饭团。在屋檐下码好青草,继续返回小路,在路上,想起小池教小黄的话,如果她是小黄妈妈的话,我是小黄爸爸,那我们不是一对狗男女?不优雅啊,小池,读了这么多书。

    上午的劳动,按进度,应该是差不多了,下午也只剩下三分之一了,我也该回去了。我想看看时间,突然发现,手机没有带在身上。

    我突然意识到,这对我来说,并不平凡。从有了手机以来,或者说从到北京以来,我从来就是手机不离身的。如果有一次外出没有带手机,心里就非常不安。有一个说法,这叫手机依赖症。但是,不能中断通讯,还要照看时间,手机与现代城市生活不可分离,这是事实。

    在这个农村,当丢掉工作、丢掉朋友、丢掉家庭之后,当你只剩下你自己这后,手机变得无足轻重了,通讯变得没多大必要。靠天气吃饭的农村,与土地打交道的日子里,最准确的钟点是太阳和月亮,而不是北京时间,手机的记时功能,也变得无足轻重了。这才三天,我就迅速地由城里人变回了传统的农民,怎么这么快?是因为我天生就是农民出身,能够迅速适应吗?

    太阳出山就出工,太阳落山就收工,肚子饿了就煮饭,这是最自然的事情,根本不需要钟表来划分时间。

    等我回到院子的时候,小池没有在院坝,狗也不在。我听到厨房噼哩叭啦的声音,知道是小池在烧火,她是要做饭吗?她应该不会做吧?我得赶紧进去看看。

    一到门口,小黄迎了出来,对我叫了两声:“汪汪”,我听到里面小池的声音:“小黄,欢迎爸爸回来!庄哥,在外面洗了手再进来!”

    我又回到院坝,在压水井处压水洗手,小黄绕着我的脚,摇尾巴,伸舌头,哈哈哈地。

    “你在干什么,在做饭吗?你又不会做柴火饭。”我问到,此时的小池头发上都是烧火扬起的草灰,花白的样子,很是滑稽。我朝她头上一吹,她闭了闭眼。

    “讨厌,吹到人家眼睛里来了。”

    “别动,我帮你吹一下。”我扳起她的头,分开她闭着的左眼,猛地一吹,问到:“眨眨,是不是好些?”

    “你坏!我蒙的是右边眼睛。”我赶紧把她右边眼睛也吹了一下,让她眨眨眼,她流泪了,估计是刺激的。

    但她说话的声音不太正常,有点哽咽:“庄哥,人家想给你做饭,又不会,怎么办?”

    我揭开了锅,里面是将开的白水,我说:“你也帮了忙,这水快烧开了,我正好下米。”我淘完米,进来下锅时,发现她还在抹眼泪,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正要问她,她端起菜,出门,还说了声:“小黄,跟妈妈出去,洗菜。”

    我在煮饭的过程中,反思了一下小池异常的反应。是我帮她吹眼睛让她感动了吗?是她因为不能帮我煮饭而愧疚吗?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这事不能扩大和刺激。我不能撩拨起她的感情,在有妍子的心里,我不能给她最干净的感情。我权当第二种情况,可以让她有新的任务。

    她进来时,我就让她看着我煮饭的每一个步骤。柴火饭,第一步是煮米,当米煮出八分熟时,也就是米粒饱胀但没开花时,就得滤出米汤,然后就是将饭锅放一边,在火旁慢煨蒸熟。此时,就可以在火上进行炒菜的操作了。

    “庄哥,你好能干啊。”小池说到。

    “从小看着我爸妈做了这多年,都成了习惯了。”我笑到:“菜我都切好了,要不我来烧火,你来炒菜,行不行?”

    “好喂。”她迅速进入了炒菜模式,炒菜她虽然不是行家,但也不生疏,毕竟看了这么多年。况且,什么时候菜下锅,什么时候放盐,有我在一边指导,两个菜倒不费什么劲。

    我们在吃饭时,我问她:“你早上给小黄吃的,是饭团吧?”

    “对啊,昨天的剩饭,加上一些调料,我揉成饭团,毕竟,我们这里,没有专门卖狗粮的,谁知道,它很爱吃的。”

    “自家的狗,就得喂自家的饭,这才是家庭的一员。以后吃不完的饭菜,都可以倒给它吃。”

    “庄哥,我这菜炒得好不好?”

    “很好吃,第一次就这么好,你是天才。”

    “夸人不走心,明显吹捧。对了,庄哥,明天我们去买点肉吧,不能老吃蔬菜啊。”

    我想了想,说到:“要不,明天等我把路的一期工程完工,我们炖只鸡,庆祝一下?”

    “是不是太残忍?庄哥,我这几天喂它们,都有感情了喂。”

    我想她是第一次在农村生活,不懂杀鸡的意义。过会再说,先喝点米汤,午餐后的米汤,简直是最美好的饮料了。

    “小池,我想跟你讲个故事,你听不听?”睡午觉前,我们躺在床上,我跟她说到。

    “嗯”。

    我就给她讲了,那一次我孤身一人回到四川,在外婆院子,遇到表叔的情况,表婶见我来了,要表叔杀鸡招待我,当表叔让我帮忙拨鸡毛的时候,他就已经原谅我的过错,把我当自家人了。

    “庄哥,你的意思是,杀鸡在农村家庭中,有不同凡响的意义,有某种仪式感的东西存在?”小池果然聪明,马上就体会到其中的意义,仅凭我的几句讲述,就能猜测出真正的意思。我想起十九世纪欧洲著名的天才魏宁格的那本书,《性与性格》,他本人是天才,他也在书中给天才下了定义。大意是:能够理解更多自己不熟悉的人,就是天才。这种依靠观察和想象就可以洞察别人内心的能力,是天才的基本特征。

    “甚至还有某种宗教的神秘色彩。在农村流行的巫术中,鸡血是辟邪的圣物,公鸡是至阳的牺牲。我对这些也了解过,这是神秘文化的范畴,我不知道这有没有道理。”

    “好吧,明天我们就杀鸡,你说的一期工程是什么,搞得很正规的样子。”

    “今天下午,我把草割完,那条小路就需要平整了,用锄头将路平整出来,并且将路面踩扎实后,我得搬些石块,每隔半米垫一块,以保证人的每一步,都能够踩在石块上。”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如果下雨,要走这条路,不踩石块,就会是泥泞,脏了鞋子裤子是小事,还容易打滑,你要是摔了,我不得背你回来?”

    “那下雨天我们不出去不就行了吗?”

    “天有不测风云,万一我们上街是天睛,回来时下雨怎么办?况且,雨后,地面要全干,起码得一两天,就不出去了?”

    “我知道了。你把这叫一期工程,那还有二期工程,怎么搞法呢?”

    “我先干着再说,到时候,修到那一步再说那一步的话,免得提前说了,没做到,你会埋怨我骗你的鸡肉吃。”

    都笑了一会,然后各自休息了一会。

    醒来的午后是非常寂静的,这种情景,我小时候在老家非常熟悉。我又继续着我的割草工作,小池还没起来,等她起来了,估计她又要开始训狗。我又想起她教小黄爸爸、妈妈的称谓,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担心,小池约我到这里来,是认真的,是有期待的,我该如何面对?

    面对小池我心神不定,但面对土地,我却非常安心。将所有的思想,凝结在单纯的劳动之中,任何人,都会享受到片刻的宁静。

    割了一会草,稍微站起来歇口气,回头望了望小池,她正在望我,我见她对我挥了挥手,低下头,估计对小黄说了些什么,我看见,小黄,欢天喜地向我跑来。

    它跑过来躺在我身边打滚,我摸了摸它的肚子,说到:“回去,回妈妈那里去。”小黄又欢天喜地跑回去了。我突然意识到,我无意识地叫小池是小黄的妈妈,是不是小池也跟小黄说,我是它爸爸呢?这可把问题搞复杂了。算了,不想那么多,把憧憧往来的杂乱,融入单纯的劳动之中吧。

    当我把草完全割完时,挑着最后的担草,拿着工具回家时,夕阳还没落山,天边的火烧云,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

    鸡已经唤回来了,正在窝里,我从鸡窝里,摸出了几个鸡蛋。当我把鸡蛋拿进屋的时候,给正在做饭的小池看,小池惊喜地叫到:“庄哥,鸡真的生蛋了?”

    “这是明天的早餐。”我把鸡蛋放在厨房,出门去洗手洗脸了。昨天的衣服,小池也已经收了,我突然想到我的裤头,也是小池洗的,我脸一红。当年在大连,妍子洗我裤头的情形,曾经也是这样,让我心慌意乱。

    进屋帮忙,给饭泌出米汤是我的活,有点重,也容易烫伤人。菜早已洗切完毕,下锅炒,是很容易的事,小池是个聪明人,她做得很有章法,虽然还不是那么熟练。

    “你已经像农妇了,小池,跟当年我妈在农村时一样,有条不紊,忙而不乱。”

    “谁当你妈,人家是个姑娘,你不要脸。”小池嗔怪到。

    当我们上桌吃饭的时候,她突然发问:“你是不是有点恋母情结?”

    这是弗洛伊德的术语,但在我这里倒不明显。四川人的恋母情结大多停留在口欲期,也就是好吃母亲做的饭菜。对我影响最大的,估计是恋母情结的反面,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有点恨我的母亲。

    但这些,不是一句话说清楚的,我只好一笔带过:“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觉得我有恋母的因素吗?”

    “吃饭吃饭”她套不出我恋她的话,也转移了话题。

    小池的提前准备和操作,节约了时间,今天的晚饭结束得比较早。我们一起坐在门口,我看晚霞,那山与云的相对移动,天越来越暗。小池要表演她训狗的成绩,让它打滚,让它坐,站,虽然不是次次成功,也有几分像样了。最可笑的是,当我们说话时,它居然也跑过来,蹲在我们中间。

    夜晚是最难度过的,我俩都知道夜晚的危险。我们必须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题,以避免身体和情感的异动。我们都很珍惜曾经的美好和巅峰,不愿意让那种体验变得不纯粹,但又缺乏自信,我们都觉得,我们发生故事的机率,可能难以避免。

    当然,如果不干净的故事发生,对我和小池来说,有可能算是事故,因为,我们都是有灵魂追求的人。

    话题,扯得越远越好,这是我俩的共识。躺在各自的被窝里,听得到对方的呼吸,感受得到对方的热量,这个话题必须有兴趣,才能把我们引开到一个与身体不相干的地方。

    “庄哥,今天我们不谈哲学,不谈艺术,我们就谈生活,怎么样?”

    我有点警惕,生活,很可能是男女那点事,她怎么敢往这上面扯?

    听我没回答,她继续说到:“我是说古代农村生活所培育出来的审美,是不是跟我们今天差不多?”

    “形式上差不多吧。”听她这样提问,我放心多了。这是个好题目,可以发挥到我们睡意来临。我说到:“但是,真实的内容,估计还差点。”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虽然在农村生活,但我们并没有生存的压力,我们背后有强大的经济支撑,农村只是我们的体验,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是,就这点体验,也与城市截然不同了。”

    “是的,我觉得,只要没有电,现代生活就瞬间被打回原形。你看,我们除了手机用电外,基本上与现代生活就隔绝了。”

    “这就是工业文明与农村文明革命性的差距。当夜晚降临,没电视看,没收音机听,没电灯,即使夜色中有灯笼蜡烛什么的,即使有一种亮丽的美,也只能在灯火阑珊处。”

    这是辛弃疾的意象了,小池迅速地抓住这一点,扩大了话题。“娥儿雪柳黄金缕,浅笑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有时候,两人漫无目的的攀谈时,并不预知自己要说什么,话题在谈话中渐渐形成,在共同的烘托中,语言的高潮,就有可能来临。

    “稼轩若是英雄,但我不会做他的整整。”小池突然冒出这一句,可把我吓了一跳。

    “何出此言?”我问到。这个整整,是稼轩的侍女,小情人,服侍稼轩多年后,因稼轩老婆生病,请了个名医,稼轩承诺名医,若医好了老婆,就把美丽的侍女整整送给他。结果,名医治好了大老婆,稼轩就把整整送人了。整整如此低贱地服侍稼轩,最后却被当作礼物送走,这是个悲剧啊。

    “毕竟,如很多人所想,哪个愿意安稳平淡呢?如焰火炫丽,光彩一瞬也就够了。但你所追求的,哪怕是是短短的一瞬,你起码要对方是百分之百地爱你才行。在爱的瞬间,情感不能拆分,哪怕他是辛弃疾,也不能。李清照的幸运是,她有好些年,有一个赵明诚。她的悲剧是,失去了赵明诚后,她还想要,结果嫁了个恶劣的人。”

    “对等和公平,才是爱可以激发灵魂的条件?”我问到。

    “是的,如果一段爱,不能激发灵魂,那么,我宁愿不要。或者等到它到来的时刻。那个时刻也许永远不会到来,但我愿意等。”

    她这样想,其实是符合她一贯性格的。她只需要最好的爱情,哪怕只有一瞬。妍子也跟我说过,小池从来不相信婚姻,她估计也是受她父亲的影响,对婚姻完全失望了吧。

    好吧,她愿意怎么谈就怎么谈,但是稼轩这个主题,恐怕比人们想象的要复杂。

    “人们想要的与他所得的,往往有巨大的差距。我承认,稼轩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我说到这里时,我脑海中浮现出稼轩当年英勇的事迹。几十个人敢于冲入万人敌军中,斩杀叛徒首级,这是何等潇洒的侠客、何等豪迈的英豪,别说女人,哪个男人不仰慕呢?

    “他这样,男性荷尔蒙爆棚的人,哪个女生不喜欢呢?但是,女人,过去的女人,不敢对激发自身灵魂有奢望,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灵魂。今天就不同,当女人可以独立存在的时候,就可以不将就婚姻,寻找纯正的爱情了。当然,有一个危险,当我遇到稼轩时,我可能也会动心。但是,一旦知道他并不全意对我,我会第一时间离开。”小池这样说,是她的幸运,她生在一个女人可以独立保全自己的时代。

    这个爱国杀敌,企图恢复中华的英雄,其实就是快意人生,是人人都想追求的境界。在这个大的前提下,他的私德就很难被人提及,就像太阳的光辉下,黑子就没人计较了。比如,他是一个有些贪腐的,曾经榨取下属上百万,就因为争夺一个妓女。他爱享受,搜刮的钱财,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庄园,连当时文宗朱熹看了后都心生羡慕。他好色,自家有老婆和六个美女,还喜欢处处留情、寻花问柳,如无美女,便无乐趣。他的人生,几乎是男人追求的极致。但是他仍然不满意,因为他始终想建立不世的功勋。

    一个具有伟大能力的男人,生活上的享受,根本满足不了他的内心。

    “沙场秋点兵”,那豪迈,肯定比听美女们的小曲过瘾多了,是不是?

    在我的思索中,小池又转移话题了:“庄哥,你觉得我今天完成任务的情况怎么样?”

    “哪项任务?”

    “你不是让我训狗吗?”

    “很好。小池,原来你只会迷人,现在都会迷狗了。居然仅用一天,你就成了它的主人。”

    “我不会迷人,有人现在还无动于衷呢。”她翻了翻身,背对着我,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我不能接她的话茬,又要逗她开心。--------《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