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贵子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寄与爱茶人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月圆如玉盘,银辉洒落山头,仿佛美人穿着白衣款款走来,众人或卧或躺或立,或哭或笑或愁,眼前景,心底意,腹中才,经秀口一吐,斐然成章,为这美不胜收的月色凭添了几分胭脂红透的绚丽色彩。

    接连成诗七首,众人席间品评,以徐诗为第一。徐佑意不在此,略作谦逊,命人端了精美的食盒上来,笑道:“所谓美景、美食、美人,缺一不可。今夜小弟招待不周,忘了请钱塘名妓来唱曲作陪,不过美食却还是有的,大家尝尝看,这是我府内丫头做的糕点,味道还不错!”

    杜盛猴急的揭开盖子,轻咦一声,道:“哈,还刻有福字,这是什么饼?模样倒是怪,我来尝尝!”

    入口既化,甜而不腻,竟是难得的美味。杜盛出身较其他人好些,吃用自是不缺,又是西湖社里有名的吃货,但也对这奇怪的福饼赞不绝口。其他人哄笑着各自抢了一块,别的不说,酒后吃甜点,口舌爽利,精神都为之一振。

    巫时行家境最为贫寒,等闲吃饱饭即可,甚少尝鲜,好奇问道:“这是什么做的?”

    “酥油、饴糖、芝麻、豆沙、杏仁和蛋黄等,或许还有其他,搅和均匀后再上笼屉蒸煮,反正工序繁琐而精细,我是搞不清楚的。”徐佑微笑道:“不过此饼似中秋之月,正是‘小饼如嚼月,中有酥与饴’,因此我称其为月饼。”

    “月饼?好名字!”鲍虎吃完月饼,将手心散落的饼末也舔舐干净,满足的叹道:“有饼无茶,总是憾事……”

    徐佑指着他,打趣道:“越石兄哪里是来聚会,分明是来劫财的。”

    鲍虎有些不好意思,道:“我随口一提,微之别在意!”

    王戎大笑,道:“越石去我那里可是清茶淡饭,甘之如饴,怪只怪微之财大气粗,我们不劫你的财,岂不是对不住你?”

    徐佑甘拜下风,无奈道:“遇到你们,算我倒霉。这哪是西湖诗社,分明是西湖贼窝啊!”

    众人笑不可遏,正在小口斯文的吃月饼的沈孟差点呛到,周雍赶紧给他抚背缓气,抱怨道:“微之收敛些,别笑出人命,咱们西湖八子可就真的名满天下了……”

    周雍很有点冷幽默,时至今日,各人的性格也初步有了显现,王戎桀骜自矜,沈孟淡泊从容

    ,鲍虎敦厚实在,巫时行圆滑敏感,杜盛热忱任侠,周雍稳健重义,各有特色,也各有优缺点。

    “春茶已尽,冬茶奇缺,你这不是难为微之吗?”巫时行笑着抱打不平。

    沈孟凑趣道:“微之若是神仙,或许这时节会给你变出茶来。可惜啊,微之是诗中谪仙,不在天上宫阙了,如何在这四六不靠的日子里给我们弄来茶汤?是不是?”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提到谪仙的名号,徐佑盗诗是逼不得已,却从不会为此觉得沾沾自喜,更不敢把李太白的名号据为己有,正色道:“允明切莫说笑,幽夜逸光已是天下抬爱,尚可勉强收下,大中正赞誉的九斗才其实就过了些,何况谪仙?诸位若答应我,从此不提谪仙二字,我勉为其难,就变些好茶来助兴,如何?”

    杜盛抓住徐佑手臂,嬉笑道:“莫非还真的有仙法不成?好好好,我替大家应了,谪仙也是有罪而谪,配不得微之。快快,让我瞧瞧,到底什么好茶?”

    沈孟这才惊觉,谪仙名号虽好听,可往深处想,也是被贬谪天界的罪臣,跟徐佑的遭遇何其相像,怪不得他这般抵触,可这时又没办法道歉,那样就显得太刻意,也太愚蠢了。

    杜盛看似年少,可心思细腻,于人情世故的见解远胜于己,这是世家大族培养子弟的底气所在,终日所见所思所想,远非普通人所能比拟,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一旦遇到正事,细节处的敏感就会让人大吃一惊。

    沈孟大有深意的看了杜盛一眼,脸上挂着笑,却怎么也不肯再妄言了。

    徐佑受不了杜盛的纠缠,拍了拍手,吩咐婢女上茶,并用天工坊烧制的后世才有的茶具,亲自表演了这个时代绝无仅有的茶艺。

    别说鲍虎巫时行,就是见多识广的杜盛和王戎也惊呆了,周雍讶然道:“微之,这是什么茶?看似坚硬如砖瓦,却可轻轻切成碎末,还有这扑鼻清香,如兰如桂,我别说饮过,就是翻遍史书,连见都没有见过。”

    王戎也道:“茶奇,可这茶具更奇,平常人用碗,士族用杯,达官贵人们用金银瓷器琉璃盏,可这些……”他一时词穷,求助的望向巫时行,巫时行接过话道:“这些名目繁多的茗器,却又各司其职,缺一不可,微之操弄的时候如行云流水,让人沉浸期间,自有股难得的舒爽惬意。不知是何地的习俗?魏人的?不像!西域的?也不像!抑或是天竺大食那边传过来的吗?”

    徐佑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直接仿照陆羽《茶经》烧制了二十四器,不说用途,单单摆出来那架势,就足够把人唬的一愣一愣。

    “退之全数错了!这不是任何一地的习俗,而是其翼郎君从佛法里悟出来的茶艺,具体什么情况我不太了解。不过,”徐佑端起杯子,邀请众人齐齐品尝,道:“这茶取名为青雀舌,若论滋味,真的是天下无双!”

    青雀舌初次亮相,就赢得了所有人的喝彩。尝惯了蔬菜汤似的苦逼生茶,喝这样程序繁琐又高大上的炒茶的感觉就像乡下村夫进了皇宫内府,从唇舌到肺腑,从眼耳鼻舌身意到色声香味触法,无不愉悦至死,无不飘飘欲仙。

    这不仅是茶道的进步,而是生活方式和装逼层次的质的升华,文人好酒,贵族好茶,酒只是文章和自然的媒介,可茶却是阶级和世俗的标识,可以不喝酒,但不能不饮茶。

    青雀舌的出现,必定会让阶级的分化更加明显,因为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这茶,穷人必然喝不起!

    酒到了酣处,茶到了浓时,杜盛喊道:“允明兄,闻君能作鴝鵒舞,我等早想一睹风采,不知可否?”

    若是其他朝代,席间让男子跳舞,那都是无可化解的死仇,可在楚国,风气开一时之先,这样的事只是小儿科,算不得逾矩。

    沈孟正为适才的失言而懊恼,听杜盛开口,猜到他是故意给自己搭台补救,心中感激,更无不允之理,笑道:“有何不可?”说完穿好衣袍,戴上平巾帻,立于明月之中,在那山巅绝处,悠悠舞了起来。

    徐佑赞道:“正色洋洋,若欲飞翔。避席俯伛,抠衣颉颃。宛修襟而乍疑雌伏,赴繁节而忽若鹰扬!”然后带着众人齐齐击节而作乐,山涧清幽,歌舞回旋,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微之,此茶,府内存余的还多么?”

    不知过了多久,以王戎之桀骜,也顾不得舔着脸找徐佑开口,可想而知,青雀舌带来的震撼有多大。

    徐佑笑道:“尚有些!”

    王戎搓了搓手,苦笑道:“我厚颜要几块吧,带回去给阿父尝尝。他一日无茶则不欢喜,若知道我有幸品了青雀舌而不带些回去给他,怕是要大发雷霆!我也知道,此茶价值千金,多了估计囊中羞涩,就取五砖好了!”

    徐佑佯怒道:“恭叔可是瞧不起我?你我盟约结社,已是兄弟之亲,区区茶砖,谈钱财岂不是为人耻笑?在座诸位,我全部奉送十砖,日后再饮,径自来取就是。别的不敢说,青雀舌,绝对管够!”

    王戎大喜,起身作揖致歉,其他人更是笑逐颜开,然后趁兴赋诗,一夜无眠,七人竟成诗三十二首,还有月赋五篇,皆为中上之作。

    张墨当初选定这几人,既是志同道合,也是惺惺相惜,诗才大都远胜同辈。天亮后,徐佑命人将诗赋集结成书,书目为“西湖诗社中秋雅集”,交给天青坊加印千册,先由安排好的说书人大肆宣扬,以中秋为题,思亲、思友、思别离,提倡在中秋夜盼望阖家团圆的美好愿景,再就是先花后月,饮酒论诗,月饼佐以香茗,可谓雅致之极。

    徐佑名气极大,王戎等人也小有薄名,书册一出,立刻风行,不仅里面的诗作流传,那中秋节,那圆月饼,那青雀舌,那鴝鵒舞,也随之风行开来。

    消息传到吴县,顾氏这才想起徐佑好像曾送来了百砖青雀舌,只是这段时日忙于善后事宜,茶砖被放在了库房少有人问津。于是取出来品尝,果不其然,美妙远胜之前喝过的所有茶,尤其张紫华这个头号徐吹,只饮了一杯,挥毫写下了四个大字:人间至味,命人送到了明玉山。

    徐佑何等精明,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投桃送李,给张紫华送去了一百砖青雀舌,表示没有厚此薄彼,并随茶回诗一首:

    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

    至此,青雀舌的营销基本完成,没有借顾氏的势,也在扬州掀起了热议。这是小事,却以小见大,足以证明徐佑自身已经是各方都不能忽视的力量了。--------《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